建站知识frequently questions

主页 > 网站优化知识 >
关于我们About Us 建站流程Website flow 建站知识Website knowledge 优化知识Seo knowledge

民国第一耻:美国空军于武汉集体轮奸中国名媛,竟然无罪!

作者:建站无忧网   时间:2020-06-13 08:28

1948年8月8日傍晚,繁华的武汉街头人流熙攘、霓虹闪烁。忽然,喧嚣中响起了报童的叫卖声:《汉口晚报》首家披露,外侨涉嫌强奸群奸,名媛淑女遭遇悲惨。人们不禁围了上去。须臾,报童手中的报纸被抢购一空。

读报声、怒骂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哗然中传来尖厉的警笛声,一队警察跑来,强行驱散了围集的人们。

就在之前,发生了美军强奸北京大学女学生事后又被庇护的“沈崇事件”。

武汉人民同全国人民一样,掀起了滚滚怒潮,发出了愤怒呐喊。谁曾想,同样令人羞辱、令人愤慨的事竟发生在身边!相对于“沈崇事件”,这起被新闻界称为“景明楼事件”的丑闻鲜为人知。

它是怎样的一件事?事后国民党政府又是怎样处理这件事的?

或许,对你来说“景明楼事件”是个陌生的名词。这并不奇怪,原因有二:第一,这件事发生在1948年8月,国民党战局吃紧、大厦将倾;第二,国民党当局为了照顾“友邦”,大加遮掩,草草了结此案。

景明大楼在汉口鄱阳街四十九号,原来是英商景明洋行,美国空军有个临时招待所就在这里。

1948年7月22日,住在景明大楼五楼的美孚公司汉口分公司大班利富,伙同美国空军军官乔治·林肯把先后在天星歌厅和江汉歌厅搞乐队的菲律宾人赛拉芬找去,决定由赛拉芬负责在利富住处组织一场舞会,除乐队外并要他代邀中国妇女参加一是伴舞,二是伴宿,不许中国男人参加。

赛拉芬领命后,立即跟菲侨克劳兹和他的中国姘妇章月明等商量,决定由自己和克劳兹组织乐队,章月明出面邀约中国妇女。章月明找到江汉歌厅茶房头佬杨玉麟,通过杨的关系,找江汉歌厅歌女莎莉等,并通过她们四处找人。后来章又找到江汉歌厅茶房刘宝山,要他找人伴舞。刘则找到失业舞女曹秀英,要她动员中国妇女去参加舞会,并许以厚利。曹见有利可图,当然十分热心。

她不仅邀约了同屋的张太太、杨太太等,还与赛拉芬的中国姘妇谭碧珍一起,找来了刘太、罗太太等10余人,连曹秀英的女儿也参加了。当然除赛拉芬、利富、乔治·林肯等数人外,其他人都以为只是伴伴舞,根本不知还要伴宿的事。

这些汉口名媛,平时爱赶时髦经常出入交际场合,但她们谁也没见识过撕下彬彬有礼面具的洋人,等待她们的是一场震惊全国的集体强奸。

8月7日晚上7点,景明大楼五层的舞会现场,舞会准时开始。灯红酒绿,乐曲悠扬,烟雾缭绕。一开始,美国人很客气,舞会进行得很顺利。

随着夜深,美国人开始丑态百出,他们强吻舞伴,动手动脚。电灯突然熄灭了,几个美军开始当场撕扯女舞伴的衣裤,将女性强拖进房间,吓得女伴们吓得纷纷寻路而逃。

但早有准备的洋人,把电梯全部上锁,只有部分妇女从太平梯逃脱,其他没逃出的妇女惨遭美国人蹂躏。这不是单纯的强奸,而是有预谋的集体轮奸,有的妇女一夜遭到多次奸污,哭声叫声响了一夜。

8月8日凌晨2时30分,一名受害人在其母亲的陪同下,向汉口警方报案。 3名警察骑着摩托车火速赶到机场,一幅凌乱的场景展现在他们眼前:遍地的烟蒂、碎玻璃瓶、糕点。墙根下、沙发上扔着被损坏了的女式内裤、胸罩、发卡、化妆品…… “凶手”们接待了他们,称外侨们举办的一场舞会刚刚结束,绝对没有发生违反中国法律的事情。

对于警察提出的要对现场拍照的要求,这群无耻的美国人又说,跳舞是个人私生活,要征得刚才参加舞会的全部外侨的同意。当警察要他们解释那些凌乱的女人用品时,他们说:“我们向每位中国女伴赠送了一件晚礼裙、一套产自法国的名牌内衣和化妆品。更衣后,她们就把以前的扔了,或者拿起与男宾开玩笑,所以就……”

听着这群美国大兵的狡辩,望着他们笔挺军服上的“US Air Force(美国空军)”字祥,一无所获的3名警察只得怏怏告辞。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8月8日的《汉口晚报》首先报道了这一事件,一连几天,武汉的10多家报纸,也相继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条消息,并配发了社论。全国各地报纸纷纷转载,一时舆论大哗!前债未还,又欠新债。抗战胜利后,英法等帝国主义国家宣布撤除租界,中国与苏、美、英四国被尊为“四强”,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被撤除的租界内,外国人依然为所欲为,将奇耻大辱强加给每一个中国人。

人民的呼声,舆论的压力,迫使国民党当局不能保持沉默了。但他们惟恐事态扩大,“影响中美邦交”,一面派人向新闻界疏通,要记者们“顾全大局”;一面传讯章月明、杨玉麟、刘宝山、曹秀英、章继英等5人,要他们承担罪责。除美国人利富和菲籍侨民赛拉芬早在此事公开揭露时逃往香港外,其他参与此事的美军军官和美英籍侨民们一直逍遥法外。

1949年4月1日,国民党汉口市地方法院将章月明等5人各处有期徒刑,罪名是“妨害风化、意图营利”,让他们做了洋人的替罪羊。

而且法院还解释说:洋人没有强奸的主观意图,只是个别舞女搔首弄姿“自行放浪”导致洋人控制不住……洋人主犯逍遥法外,中国人从犯坐几年牢,宁犯国人怒,决不能得罪“友邦”,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至此,景明大楼一案就这样步入尾声。但是,当“判决”一宣布,顿时激起广大人民群众的极大愤慨,主犯逍遥法外,从犯也只是坐几年牢就就行,这如何平息民愤?

时值人民解放军大举挥戈南下,武汉即将解放,国民党官员作鸟兽散,人心惶惶,除了少数报纸如《新湖北日报》、《大刚报》、《正风报》、《正义报》作了尾声报道。作尾声报道外,这桩特大案件也就草草结束了。

据苏军控制下的大连出版《大连日报》1948年10月30日报道,其中还包括当时武汉市参议会的议长市议长张弥川的二太太和某行政首长的如夫人,以及住在巴公房子的高太太、宋太太、张太太等。

二战结束后,美国便驻军于中国,可是,那些自称为文明的使者的人,却一次次践踏着文明的底线,此案与当时的沈崇案共同向国人揭示了美国司法的黑暗和美国政府人权方面实行的双重标准,在当今仍有深刻的警示意义。

只是,在批判美军的暴行之后,我们是否也应该思考一下那些所谓的中国社交名媛呢?这个问题,留给大家了,欢迎在评论区进行探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